主頁   http://waikwan.school.hk  
專業精神-陳燕儀主任 發表人: 陳國明   日期: 2007-07-10 21:02
作者: 陳國明    得分: 未評分    回應 : 0     人氣 : 3022
我信仰的領受:教學是侍奉,應該全然的獻上,全然的投入,以生命影響生命,言行一致。當然很「清高」,很「屬靈」地說說,雖高調,也容易。但要切實行出來可不容易。回望四十年的教學生涯,雖仍有很多不足和虧欠,但也感到自己有些「專業精神」。
    大女兒入學前,我們不斷地向她解釋,讓她明白在家我是媽媽,在校我是老師的大道理。但第一天上課,母女首次在操場相遇,當她必恭必敬地叫:「老師早晨」我也有點不知所措。有時也矛盾於:女兒頑皮當然責罰,一視同仁,但女兒優異時獎勵,有時有點卻步。幾經掙扎,我才做到獎罰分明,不單對女兒,對所有孩子也如此。我不會偏袒成績和品行好的,也不會輕看頑皮一族。「老師從來都一視同仁,老師最疼誰,我們可不知。」這常是孩子們的對談。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知偏愛誰。
 
   校門的大閘是我的防線,每天早上我踏入防線前就調校好心態:封鎖感情,穩定情緒,放下煩擾,依靠天父,積極過今天,這一刻開始我是屬於學校的,天父,求助我全情投入,做到最好。當然我也有軟弱的時候。四十年來,我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冷靜和專業的老師。
    同事見我在課室大多「萬事如意」,「得心應手」,總追問我有什麼秘訣,其實連我自己也不大清楚。我想只有一個字「愛」。孩子最敏感老師的愛。我盡力備課,盡辦法講授。至於處事待人,就言行一致,一視同仁,言出必行,公平公正,對孩子尊重愛惜最重要。永遠是對事不對人。慢慢地孩子大多喜歡我,繼而喜歡上我的課。當然也有例外,有一年,初教頑劣一班,出盡「百寶」也有孩子搗蛋。我不得不表明立場:「我已盡了老師的責任備課和授課,而且教材剛好一課節。我習慣有同學談話和不專心便停口,那浪費的時間就由小息時間彌補。」起初他們不大明白,我就認真地算:「看,是你浪費了全班同學三分鐘。」幾次下來,我便「降服」了這頑劣的一群。
    也遇過一班有不少「自我放棄」的同學。我強調在我的課室一定要學習,我既然沒有放棄任何一個,所以誰也不能「自我放逐」。當然不是一說便使他們「開竅」,還要下不少工夫,使他們重獲自信。我一直相信,只要工夫深,頑石也點頭。
 
         被判死刑
  一直以來,一年級的收生都不理想。記得有一年只收到八位學生。真擔心那八位家長知道收生太少,即時轉校。想不到開學後逐漸有插班生。到二年級已是「狗男女」(九名男九名女)。三至五年級也曾因插班人數太多而擴班。下午班,曾擴班,也曾縮班。至零二年我們主動向教統局要求轉全日制,全校學生合共九班。四十九年以來,我們竭盡所能,不斷努力,總算穩守「河山」。零三年意想不到的是收生不足下,教統局勒令開兩班一年級。零四年更意想不到——「被判死刑」,三年後處決。 
    學校的努力不被肯定;教育的理念不被認同;孩子的需要不被重視,真教人痛心!。那群從「五湖四海」轉校過來,逐漸適應,逐漸尋回自信,逐漸成長的孩子,不能原校畢業。他們的需要被忽略;他們的存在被漠視。以後和他們一樣有特別需要的孩子,更少了一個選擇,少了一個生存空間,那份切膚之痛,真太沉重。
  接到「殺校」消息那天,是驚、是痛、是悲、是憤、是無奈。放學後,我們不用再裝強,按捺不住,圍在一起,流著淚禱告。
   這三年校長站在強而有力的領導地位,他提醒我們「緊守崗位,教好學生,面對教局,據理力爭」。我們用盡了可以抗爭的方法,用盡了可以表達的渠道。老師並不是為自己的前途爭取,而是為需要在這裏生存的孩子爭取。我們傷心,因為教育只是向「錢」看,不是向「前」看。在遊行抗議的街頭劇中,我們演活了「教育已死」的諷刺劇。
     在抗爭中,家長也竭盡所能地參與。他們認為讓兒女看見父母曾為他們出力,是樹立好榜樣的時刻。
     當一切努力已白費,當一切已成定局,我們被判的死刑被鐵定執行,教統局放棄了我們,但我們沒有放棄自己。我們誓要在餘下三年活得更光釆,讓孩子活得更充實、更愉快地學習。
       杞人之憂
  接到「殺校」消息那天,我毫不考慮便決定「我與惠群共存亡」,而且堅定地向同事們宣佈。
   回家後,忍不住向丈夫哭訴和大哭一場,並決定今後化悲憤為力量,更積極面對餘下的三年。第一年忙著「抗爭」,忙開會,忙行動,加上忙著安撫傷心的孩子,接待回母校支援的校友,瞬間過了。第二年校長鼓勵同事轉校,家長也有不少掙扎著是否讓兒女轉校,因兒女不能原校畢業,早點轉校就早點適應。
   我開始有點兒擔心:我不是不想留守,但如果大部份同事離校,大部份孩子轉校,我能承受那份落寞和重擔嗎?
   現今已是最後的七月,校園的花草依然茂盛,校園的龍眼依然纍纍,枝園的士氣依然高昂,校園的歡笑依然燦爛。我們不再談「被殺」,我們接受「完成歷史任務」。校園畫上句號後,便各奔前程,以後再見亦是朋友!
 
           最後的畢業禮
    一直裝強,直至畢業生代表致辭時說:「我現在宣佈今屆,第四十七屆,是我校最後一屆畢業禮……」淚水就奪眶而出,可幸沒有崩堤,否則不堪設想。回望這群孩子,終於畢業了!但有些仍一臉稚氣,天真無邪,真擔心他們離開惠群的溫室,不能適應。而少部份「暴風少年」,恐怕也很容易成為潮流追逐者。
   當我上台接受退休禮物和花束時,真是百感交集:惠群容忍了我四十年,讓我發揮所長,給我無限創意空間,讓我服侍孩子,這是我所感激的。退休以後,是我人生的下半場,我將如何?其實還未有具體計劃。
   每次畢業禮也聽幼稚園和小學畢業生唱畢業歌,從沒有什麼共鳴和感覺,但今年卻很有感受:多年學習師恩深,救主聖言銘在心,敬神愛人遵主意,篤志向學報師恩。但願慈悲神,引領,引領,穩渡山高水深;共仰慈悲神,同一信,同一望,天涯團契心心印。
   合唱團獻唱蔡主任的心聲:教師夢……明日我更要添熱誠,求邁向無限進步,陪我去面對並一起宣告:「我願意,願你願意,共竭力教導孩童。」看,這就是惠群精神!
未分類(0)